2020年01月19日 第895期

由星际公司客户遭遇引发的法律思考

时间:2022-01-19 11:23:20  来源:中华网

星际公司及IPFS业务的介绍

深圳市星际无限朵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际公司”)自2018年成立以来,分别荣获工信部《分布式存储与计算技术研究中心》荣誉称号、《中国区块链行业(年度)影响力企业》称号、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分布式存储十强企业》荣誉称号、并荣获中国品牌博鳌峰会《中国区块链十大前沿技术企业》奖项;此外,星际公司还与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达成战略合作,是中国通信工业协会MESH+IPFS专业委员会理事单位;在校企合作方面,星际公司还先后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达成战略合作,与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联合共建星链实验室。

星际公司客户给警方的署名情况反映中,他们说:通过央视财经等权威媒体了解到IPFS,后来又通过深圳市联合工信部举办的会议中进一步了解到星际公司。一系列宣传报道中都宣传该公司是分布式存储行业的佼佼者,企业社会价值被高度认可。

星际公司客户这样描述,IPFS是一个国际化的旨在替代HTTP的互联网的分布式存储技术,2014年由美国斯坦福大学研发,到2020年,技术酝酿成熟,全球众多企业参与该项目,各个企业都是通过技术运维,在此技术获得收益,工信部旗下中国通信工业协会成立了IPFS组委会来监督IPFS分布式存储在中国的运行,由深圳和中国通讯工业协会组委会每年举办的区块链大会上,组委会辛秉谦秘书长都做了重要讲话,并提出行业规范要求,同时成立组委会会员单位,星际公司不仅是组委会会员单位,还是理事会单位,获得国家相关部门颁发的各种殊荣。目前该技术在中国乃至世界已经有很多应用。“我们也因为购买了硬件服务器,得到了存储收益,从2020年的十月份IPFS技术落地,到目前,我们因为提供存储空间收益一直稳定,而FIL正是支付收益的通证。中国各大媒体,包括央视财经、浙江电视台、工信部、人民网、发改委、中科院、闵行区政府等(均可查),都可以了解到IPFS分布式存储项目,跟人们熟知的传统项目相比这是一个新生事物,为国家大力支持,是大势所趋。国家要发展数字经济大基建,Al、5g、人工智能都离不开分布式存储。”星际公司的客户如是说。

公司账上的FIL等资产,本来是每天发给客户的,但目前已经被鸡西有关部门工作人员转走,公司财务被封,从而导致客户收益不能发放。

星际公司合法运营的模式

“经过理性考察和慎重梳理,我们在购买分布式存储服务器后,托管给深圳星际无限朵云科技有限公司。整个过程,完全属于自行选择,星际公司的奖励仅有直接推荐奖励,没有拉人头和多层次传销做法。购买服务器和托管过程中,我们都签订了正式合同,并贴标签交付设备,每一台机器都有订单编号、合同,IPFS国际官方协议实验室团队,在IPFS分布式存储技术 主网上线后,一直准时按约定给公司总体运行节点分配存储收益,公司再给客户分配收益。这些过程都在合法地诚信操作中。”星际公司客户这样阐述他们眼中的项目情况。

作为公司客户,没有层级,只有直接销售奖励13%。星际公司销售的商品,定义是服务器,由硬件和软件组成,硬件包扣,电源,硬盘,CPU,显卡,芯片等组成,因为客户投资后公司会根据客户购买的数量进行硬件采购组装和安装到数据中心,客户在购买之前阅读购买协议,一旦购买就不能退款,如果公司技术不能达到官方主网要求,不能产生收益是可以全额退款的。星际公司服务器的具体功能就是存储数据。服务器的定价是根据硬件的成本决定的,由于IPFS项目热度太高,导致硬件供不应求,所有价格一直长,而且有的时候即使加价也拿不到相关硬件,所以价格一直在随着硬件成本增加进行调整。由于IPFS的技术属性是分布式存储,所以需要大量的服务器来提供空间,所有客户购买服务器收益都是获取IPFS的激励层fil,也就是通过公司技术把客户自己购买的服务器对接到Filecoin主网,然后通过提供存储空间获取通证fil奖励,按照主网的发放规则,每天给客户发放。星际公司和托管中心有托管合同,目前这些都被公安进驻到公司后拿走,公司职场的一切都被拿走了,就连保险柜都被搬走,摄像头也被处理掉。

星际公司缘何被查?

2021年12月,在广东省深圳市,星际公司高管等60多人先后被黑龙江鸡西和辽宁省法库县相关部门分别带走调查,原因是涉嫌传销,并把本属于客户的设备一并查封。已经交保释金被放出来的人又被法库带走。到目前为止案件取证已有月余,星际公司的3位股东和4名高管被羁押在鸡西,三名技术人员几十名销售人员被羁押在辽宁法库,被羁押在法库的员工家属并没有收到任何强制措施的手续,打电话询问时才被告是涉嫌传销。家属聘请的律师在合法会见的过程中也遭遇了阻力。目前星际公司无法正常工作,公司无人管理,面临倒闭危机。

此举导致:一,星际公司客户忧心忡忡,上万台设备疏于管理,数万人合法资产被推向了高度风险的境地。二,国际IPFS分布式存储技术项目有质押罚没机制,广大用户的数亿资产均质押于链上,因为疏于管理运维,长时拖延,将面临被完全罚没的巨大危险!

星际公司广大客户呼吁保护其合法权益

在面对星际公司被调查这一情况:星际公司广大客户同声疾呼:疫情常态下,传统生意遭受冲击,很多公司或破产或面临倒闭,我们选择了IPFS这个有利于国计民生的趋势性项目,选择了相关部门监管的项目,选择了一家行业龙头公司,依法正规操作,签合同,纳税,用我们的血汗钱,举债钱,余生养老钱,企盼能在这民生艰难时机有一线生机,期盼辛劳一生,能有晚年安享,不料却遭此飞来劫难!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是如今工作人员带走公司的领导,导致公司无主、停业倒闭而造成的经济损失。我们老百姓也绝对不会答应,不能容忍。出事这段时间,很多家庭开始闹家庭矛盾,数万人为此寝食难安,忧心忡忡!心急如焚!我们已经再也没有能力去从事其他创业!叹民生何艰!盼相关部门关切!分布式存储是国家大力支持发展的新型领域,而新领域又有“合规不起诉”的法律解释。

专家看法

针对深圳市星际无限朵云科技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非法传销一案,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暨法律科学研究院书记,中国企业家犯罪预防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暨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法学博士、博士生导师,法国巴黎第十大学访问学者、巴黎第二大学高级访问学者,兼任中国法学会理事、北京市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张远煌指出,(一)立足于本案所能收集的证据和查明的事实,尚不足以证明星际公司之行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星际公司销售人员的计酬方式以售出产品“未来雾存储4THDD节点”的数量为依据,与“发展人员的数量”无关。星际公司销售人员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销售奖励和托管费分红,销售人员每直接售出一台公司生产的IDC服务器,星际公司及其在各地的运营中心便给予相应奖励;对于产品销售数量达到一定数目的销售人员,星际公司会在收取客户的托管服务费中抽取一部分奖励他们。可以看出,星际公司销售人员的计酬依据主要是售出产品的数量,计酬来源则是星际公司对其产品售卖收入和托管服务费的分配,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客观方面要件中“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不符合。另外,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必须要有“要求参加者……按照一定的顺序组成层级”,即组织机构的层级性。且根据根据相关机构2013年发布的《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一部分,组织内部层级达到三级以上的,追究组织者、领导者的责任。目前,与星际公司组织结构具有层级性且内部层级在三级以上相关的事实尚不清楚,证据未达到切实充分的程度。根据承办律师提供的材料,星际公司各合伙人之间可能是平行关系而非层级关系。如果星际公司组织结构不具有层级性,或层级未达到三级,都不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退而言之,即使认为星际公司内部的组织结构层级在三级以上,根据《意见》第五部分的规定,“以销售商品为目的、以销售业绩为计酬依据的单纯的‘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不作为犯罪处理”。(二)嫌疑人张鹏等星际公司管理人员符合取保候审条件,可以取保候审犯罪嫌疑人张鹏等星际公司管理人员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目前已被采取强制措施。为贯彻落实国家在非公有制经济和高新技术企业发展方面相关政策,保护星际公司广大客户的合法利益,根据《诉讼法》相关规定,张鹏等人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合理、合法,需要变更为取保候审这一强制措施。1. 嫌疑人张鹏等人的情形符合《诉讼法》第67条规定,可以取保候审。根据我国《诉讼法》第67条规定,对于“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或“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嫌疑人,“可以取保候审”。首先,基于本案现有的事实和证据,尚不足以认定星际公司和张鹏等人构成组织传销活动。退而言之,即使构成组织传销活动,张鹏等人采取取保候审也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虽然本法中没有明确取保候审决定中“社会危险性”的内涵,但可以参考第81条第1款中对逮捕决定中“社会危险性”的五种细化,即“有危害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的”、“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的”、“可能对被害人、举报人实施打击报复的”和“企图自杀或者逃跑的”,和第2款中规定的“应当将嫌疑人、被告人涉嫌犯罪的性质、情节等情况,作为是否可能发生社会危险性的考虑因素”。2. 对张鹏等嫌疑人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是对我国相关司法政策的贯彻落实。一方面,近年来“少捕慎诉慎押”的司法理念日益发挥指导作用。2021年4月,国家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把“坚持少捕慎诉慎押司法政策,依法推进非羁押强制措施适用”列入2021年工作要点,同年12月最高检发布了首批贯彻少捕慎诉慎押司法政策典型案例,要求认真审查判断社会危险性,从严逮捕起诉。对张鹏等人采取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是在准确把握嫌疑人危险性后,对“少捕慎诉慎押”政策的贯彻落实。另一方面,为保障和促进我国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近年来我国一直坚持依法保障非公有制企业产权和合法权益的司法政策。2016年最高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保障和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意见》,指出“注重研究创新发展中出现的新兴产业、新兴业态、新型商业模式、新型投资模式和新型经营管理模式等新变化,慎重对待创新融资、成果资本化、转化收益等不断出现的新问题,坚持‘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并提出“更加注重改进办案方式方法”,要“慎重选择办案时机和方式,慎重使用搜查、扣押、冻结、逮捕等措施”。 2020年7月,最高检第六检察厅在最高检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要准确把握刑民界限,慎重处理涉民营经济案件。本案中,星际公司既是非公有制企业,又是从事新兴产业的创新企业,对张鹏等相关人员的拘留、逮捕应当审慎决定,强制措施的采取需要和非公有制企业正常经营秩序、合法权益并重。另外,对张鹏等人采取取保候审,符合我国在疫情防控期间保护民营经济的政策精神。最高检在疫情防控期间出台的“六稳”“六保”11条意见、提出的37项具体检察政策中有22项涉及民营企业权益保护,提出要持续深化平等保护理念,认真履行羁押必要性审查,审慎适用财产性强制措施,张鹏等人不具有羁押必要性,需要变更为取保候审。3. 对张鹏等嫌疑人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是对星际公司及其客户合法权益的保护。2017年最高检察院发布了《关于充分发挥职能作用营造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支持企业家创新创业的通知》,提出“处理好办案与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的关系,不能因办案简单化或不讲方式方法而致使企业经营遭受不必要的损失甚至倒闭”,并要求“对主动配合检察机关调查取证,认罪态度好,没有社会危险性的,不采取拘留、逮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本案中,相关部门对张鹏等人采取的强制措施和对服务器系统节点采取的财产性强制性措施,严重破坏了星际公司的正常经营活动,这与星际公司广大用户的合法权益具有密切关联。变更张鹏等人的强制措施,使其取保候审,有助于星际公司正常经营活动的恢复,可以避免“企业经营遭受不必要的损失甚至倒闭”。星际公司的资产被鸡西相关部门转走,还有部分冻结。这些资产是公司每天分给投资客户的存储收益,如果不还给公司,公司就没办法分给投资客户,投资客户的利益就无法保证,有关部门应该考虑一点。还有法库工作人员冻结了星际公司的节点,导致客户购买的服务器失去运维管理,如果长时间数据无法恢复,按照IPFS官方质押规则,大家不仅没有收益,就连质押(担保金)也会被罚没,无辜的客户,损失将无法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