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1日 -A2 城事-

圆明园的国宝到底流失了多少?

http://newspaper.gjzbao.com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8-10-11
 圆明园是清朝规模最大皇家林苑,拥有众多文物和典籍收藏。圆明园究竟收藏了多少件文物呢?又有多少国宝流失了呢?

“从目前所存信息看,散失在国内外的各类圆明园文物至少有150万件。”圆明园管理处主任陈名杰说,由于记录圆明园摆设的“陈设清册”没有留存下来,可能毁于战火,因而失去了精确排查圆明园流失文物的依据,这个数字也只是一个估算。

圆明园的“四劫”

1860年英法联军劫掠、火烧圆明园后,圆明园四十景仍剩下超过13处的景观,山形水系也并未破坏。此后100多年,遭难的圆明园是如何历经火、木、石、土“四劫”,而彻底变为一片废墟的呢?

1、1860年:“火劫”

1860年,圆明园遭焚毁,建筑绝大多数被烧毁,花草树木也遭到严重损害。同治十二年,清廷调查后发现圆明园尚存13处景观。比如方壶胜景、蓬岛瑶台都是建在水中的,英国人没有船,烧不到。

1860年后,圆明园的中国园林部分并未成为一片废墟,有些建筑还保存得相当完整。但这场劫掠和焚烧,是这座名园灾难的开端。

2、八国联军入北京:“木劫”

目前并无史料证明八国联军曾进入圆明园劫掠,真正让圆明园遭受“木劫”的,是流寇和地痞流氓。

这次的破坏主要是大量古树被砍伐,甚至烧成木炭拿出去卖。同时,残余的陈设被洗劫,幸存的建筑物被拆毁。

3、北洋军阀时期:“石劫”

清王朝覆灭后,军阀、官僚、政客乘机对圆明园的石料巧取豪夺,民间也有人肆意取用圆明园的石料。

北京大学西门内华表

如,军阀王怀庆把圆明园的一些石料拉走,修自己的达园。抚顺张作霖的陵墓也用了不少圆明园的东西,燕京大学的翟牧师从圆明园私拆走了一对华表,至今仍矗立在北京大学西门内。

4、1917年至“文革”:“土劫”

1917年后,一些农民开始进入圆明园,山形水系开始遭到破坏。新中国成立后,进入圆明园的农民越来越多,破坏也越来越严重。

据1980年统计,圆明园里共有7个生产队,农业人口2000多人,住户有270多家。农民进了圆明园后,为了种水稻,要挖山填湖,因为水深了水稻种不出来;为了建房屋,要挖山取土;为了在圈里养猪羊,要挖山垫圈。

圆明园的山形水系,其实是近几十年才破坏的。

法国侵略军当年劫去大量珍贵文物

1863年,拿破仑三世在距离巴黎东南70公里的枫丹白露的一座行宫——“枫丹古堡”建立了中国馆,这里收藏着法国侵略军当年从圆明园劫去的大量珍贵文物。

中国馆门前有俩石狮,馆中收藏文物1000余件,展出了320件,全部是1860年从圆明园劫夺去的。中国馆室内金漆桌案及多宝格上,陈设有商周青铜器,明清官窑瓷器,明景泰蓝熏炉(宫熏)、樽、觚、吊灯,各种玉雕,各种如意、盔甲和丝绣等物,还有成对大象牙、成对大犀角。

此外,还有翡翠、玛瑙、珊瑚、水晶、文竹、黄杨木、象牙器、雕漆等工艺品。宫廷肩舆(辇)一抬,据说,此肩舆被劫运法国后,拿破仑三世的王后曾乘坐过。

巴黎东方博物馆-“保合太和”(青玉)与“圆明园印”(白玉)

1890年(光绪十六年),薛福成出使法国,在巴黎东方博物馆中国室见有圆明园玉印二方,一曰“保合太和”(青玉方印);一曰“圆明园印”(白玉方印)。1904年(光绪三十年),康有为游巴黎,在奇规昧博物馆曾见过中国内府珍物及玉玺等,并认为是圆明园文物。

部分圆明园回购文物

一只圆明园银铸兽面门环

由我国已故著名文物鉴定专家秦公先生牵线,由中国历史博物馆购入成为该馆的馆藏之物。

一对乾隆银铺首(银铸兽面活门环)

于2003年在北京翰海秋季拍卖会被国内买家购得,此物原为圆明园长春园玉玲珑馆陶嘉书屋之物。

乾隆粉彩六方套瓶

由北京文物公司斥巨资从香港拍卖会购回后捐赠给首都博物馆,现在首都博物馆馆藏之物。

四件兽首

牛首、虎首、猴首、猪首等4件铜兽,由保利艺术博物馆购回。

霁蓝描金瓜棱粉彩花卉大瓶

曾在北京翰海春季拍卖会中亮相,该拍品是圆明园陈设之物,其尺寸之巨在乾隆一朝同类品种实属罕见。

部分圆明园流失国宝

《女史箴图》

此画由东晋顾恺之根据西晋张华的《女史箴》一文所绘,宣扬宫廷妇女应遵守的道德规范。全卷共12段,现存9段,每段后有“箴”文。

《女史箴图》被誉为中国绘画史上的无上珍品。进入清代后,更成为宫中秘藏。圆明园成为继紫禁城的另一个政治中心后,《女史箴图》珍藏于此。

英法联军劫掠圆明园时,《女史箴图》先被英军盗运回国,后经多次转手,现保存在大英博物馆中。

《四十景图》

“圆明园四十景”包括正大光明、勤政亲贤、方壶胜境、蓬岛瑶台等。四十景图由当时最知名的宫廷画师唐岱、沈源等历经十一年绘制而成。由乾隆御笔题诗,工部尚书汪由敦书写,盖有“圆明园宝”等99颗图章。绘工精美,书法飘逸。

这套四十景图采用西式笔法,完整真实地反映了圆明园的四十景面貌。

1860年,这套彩绘图被盗运回法国,现藏法国国立图书馆。

海外寻宝,强调“非追讨”

为寻找圆明园海外流失文物,圆明园管理处曾于2009年10月成立工作组专程赴美国进行寻访。

“当时有一家博物馆在初次见面时就带上了律师,还以为工作组是来‘索要文物’的,所以准备‘对抗’到底。”陈名杰回忆道。

不过由于工作组一再强调此行意在“摸清家底”,而非追讨流失文物,工作组还是得到大多数博物馆和有关机构的热情接待。

华盛顿弗利尔博物馆-中国书画

华盛顿弗利尔博物馆-青铜器

陈名杰说,美国寻访之旅“事实比我们预计的要好”,比如,华盛顿弗利尔和赛克勒博物馆派专家介绍馆藏文物和圆明园老照片,还破例紧急安排工作组到地库参观其镇馆之宝;美国国会图书馆将馆藏与圆明园有关的文献资料搜罗备至,欢迎工作组的到来。

下一步,圆明园管理处还将择机开展赴欧洲和日本的寻宝之行,以期能建立一份较为完整的圆明园流失文物名录。

追索文物,困难重重

虽然文物流失国追讨文物“回家”有相应的国际公约作为法理依据,但对于已经流失海外很久的文物,特别是追讨从圆明园流失的价值连城的文物,实际操作起来困难重重。

在文物主权问题上,一直存在两种争议:

一种认为文物是属于全世界人类的财富,应该被存放在一个最有利于其保护的博物馆,而不应该为文物国籍争论;

另一种视角则彻底否认了“最合适存放地”的说法,认为文物身上承载着该民族的文化记忆,应当归属所属国,而不应是飘零在世界各地的文化符号。

著名文物专家、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认为,追索海外流失文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对非法出境的文物我们要永远保留追索的权利,“但有时也不能太着急”。